江西5岁萌娃打乒乓球走红:“我想参加比赛拿第一”
中新社江西新余8月31日电 题:江西5岁萌娃打乒乓球走红:“我想参加比赛拿第一”

  中新社记者 李韵涵 姜涛

  “注意步伐”“看准球”“手再抬高点”……在江西省新余市内的一间乒乓球训练室内,今年5岁的陈思杨正聚精会神地接着教练不断发来的乒乓球。

  近日,江西一位5岁萌娃打乒乓球的视频走红网络。视频里的陈思杨可以精准接住教练连续不断的发球,也能用乒乓球在31秒内打落依次排列在球桌上的7个纸杯,仅“打纸杯”的视频就在某短视频平台上获超千万浏览量。

  “我是一个乒乓球爱好者,孙女三岁半时便开始教她打球。”陈思杨的爷爷陈党民告诉中新社记者,陈思杨现在有将近两年的“球龄”,但她刚开始学乒乓球时,因为身高不够,打球时需垫一块约20厘米厚的垫子。

图为陈思杨正在训练。姜涛 摄

  “有时新教她一个动作,她10分钟就能领悟,整体进步特别快。”陈党民称,陈思杨的迅速进步让自己这个“业余选手”逐渐力不从心。随后,陈思杨的家人便为她在体校内寻找了专业的教练。

  “她的天赋很好,也很刻苦,别的小孩四岁半的时候可能才刚起步,但是她四岁半时已经打得比很多五六岁的小朋友都好了。”江西省新余市体校乒乓球总教练顾颖军不仅看到了陈思杨的天赋,更看到了她的勤奋。

  据了解,暑假期间的陈思杨每日训练时长达六小时,一天要打4000至5000个球。除此之外,陈思杨每日还要进行短跑、跳绳等体能训练。当打得不好时,陈思杨会主动要求加练。

  “她现在年龄不到还不能参加比赛,十分缺乏实战经验。”顾颖军直言,乒乓球光练不行,还需要结合实战,目前正在对陈思杨往比赛这个方向训练。

图为陈思杨正在训练。姜涛 摄

  “我一开始连球拍都拿不稳,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球拍重啦。以后还想继续打球,想参加比赛,想拿第一名。”陈思杨兴冲冲地向中新社记者回忆了自己初练乒乓球时的“窘事”,也分享了自己目前的“小目标”。

  “我喜欢张继科和陈梦,我觉得他们打球好厉害,我想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在谈及自己喜欢的球星时,小小年纪的陈思杨也吐露了自己的“追星梦”。

图为陈思杨正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姜涛 摄

  随着陈思杨在网络走红,网友也纷纷留言:“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奥运冠军”“未来之星,未来可期”“‘小魔王’预定”“有梦想的小朋友最可爱”。

  面对网友们的期待,陈思杨的母亲杨女士称:“一切顺其自然,如果她一直喜欢乒乓球,会一直支持她继续打下去,关键还是看她自己兴趣,同时文化知识也要兼备不能落下。”(完)【编辑:姜雨薇】

Posted in 顶盛d3com

河南淮滨:精准服务为企业赋能
8月17日,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工信局局长丁锋带着河南省科技特派员程东强等一行五人,来到迦百农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展走访活动。在该公司走访人员听取了企业负责人关于产业布局、产品研发、产销规模、生产经营等情况的介绍,详细了解企业生产规模、运行情况、技术优势,深入生物肥料生产、食用菌生产、产品深加工制造等基地实地调研项目建设情况,并与企业负责人进行深入交流,为企业问诊把脉,了解企业发展难题,探讨解决方案,为企业发展提出了合理建议。“感谢政府为我们出谋划策,帮我们先联系到就近的有深加工双孢菇资质的周口市商水县汇丰源食品有限公司,解决了当前的燃眉之急。现在丁峰正在给我们争取项目和资金,这对下一步我公司打通双胞菇产业链提供了很好的平台。”8月27日,河南迦百农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张豪说。淮滨县工信局在“万人助万企”活动中,不仅注重所包联企业的发展,还着力扩大服务面,引导企业科技创新,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政策宣传、业务培训。近期举办创新惠企政策培训班2期,邀请专家为60家(次)企业讲解加计扣除税收优惠、财务研发归集等政策。邀请河南农业大学、四川省农科院、河农大科技特派员服务团的专家来淮授课,深入开展科技服务。搭建平台、服务引导。2021年,支持企业积极建设创新平台,推荐申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家;落实2020年度7家企业研发财政补助省级资金23万元,10家企业享受研发加计扣除优惠税额达400多万元;推荐迦百农农业、顺和农业申报市级创新专项2项。推广经验、示范带动。举办淮滨县科技创新奖励大会,对科技创新成绩显著的刚辉纺织等19家企业进行表彰,奖励奖金160万元。组织5家企业参加2021年第五届信阳市创新创业大赛,其中河南迦百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食用工菌生态循环产业基地”项目以83.5的高分获得大赛初创组一等奖。(文/图 张勇 韩浩 符浩 张维筝) 责编:张靖雯

Posted in 顶盛体育d3app下载

今年暑期成都全域推行“官方带娃”
尽管距离开学只剩不到10天的时间了,但四川省成都市市民金女士依然盼望着社区能再办一期托管班,这样她就能把家里的“神兽”再送进去,“收收心”。

  金女士和丈夫都在国企上班。对这个双职工家庭来说,假期如何安顿孩子,是两口子特别焦虑的事情。

  “虽然爷爷奶奶在家带娃,但是孩子经常不听老人的话,不想做作业,不想练琴,没有主动学习的积极性,天天‘躺平’。”说起孩子刚放假那段时间的状态,金女士直叹气。两口子上班时常常心神不宁,加班的时候更是焦虑。

  直到她从一个兴趣班的家长群里得知,社区要办托管班了,金女士顿感“欣喜”。7月初,她所在的成都市锦江区东光街道翡翠城社区启动了暑期托管服务。

  金女士了解了托管班的时间安排、师资队伍,认为很适合自己的孩子,便把刚上完一年级的女儿送去。她笑称,自己是这轮托管班“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7月12日,成都市教育局、成都市委社治委、成都市文明办、共青团成都市委联合发文,在全市23个区(市、县)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尽管过去成都一些地方已有托管班的零星探索,但此次大规模地推进,在成都市尚属首次。

  这项旨在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的工作,一个重要特征是官方背景。成都市打造了四个主体来解决看护难点,包括学校、社区、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乡村少年宫等,以及妇联、工会、关工委、企事业单位等组织(单位)。

  市民们因此将成都市此轮暑期托管服务称为“官方带娃”。市民邬女士就是冲着“官方”背景来的,她说:“选择社区,是因为相信社区。”

  金女士则在作决定之前了解了一些情况:托管班的一位老师就是平常在社区搞社区教育的老师,居民们熟悉,也放心。更重要的是,她“对社区治理有信心”。

  成都市启动此轮托管服务后,翡翠城社区组织人员用了两天时间开发了托管服务小程序,便于居民了解并报名。为此而新组建的一个微信群,一天时间就进来了198位家长。

  翡翠城社区党委书记高香茹感受到了广大社区居民对托管服务的迫切需求。她透露,社区所在的锦江区教育部门发布了托管服务公告后,社区电话“快被打爆了”。在家长微信群,她隔一阵子就要发布托管服务筹备的最新进展。

  数据显示,7月份成都市首批托管班开班的时候,全市有345个社区开办了518个托管班,提供基础性与拓展性的托管服务,首批报名的学生达11217名。

  此外,成都市还有137所学校公布了托管方案,首批组织了347个托管班,报名学生7200余名。全市11个少年宫、74个青少年活动中心、8个乡村少年宫参与托管服务,提供了99类教育学习内容,设置了154门特色课程。

  由学校、社区以及各团体、单位举办的这些托管班,组成了一张密集的“托管地图”。成都市教育局普通教育处工作人员王妍说,此轮托管服务,成都市全域推行,要求每个区(市、县)都要出台实施方案,并根据不同地方的实际情况来设计、实施。

  7月中旬,成都市及23个区(市、县)的教育部门陆续发布完整的托管服务清单,罗列了各托管班的举办单位、联系人及联系电话,给了家长更多便捷的选择。一位家长看了“托管地图”后留言感叹,自己犯了“选择困难症”。

  “量”有了,家长们还特别关心“质”。托管服务微信群建起来后,高香茹注意到,很多居民是抱着了解和观望的态度进群的,“这说明大家对托管服务的质量有期待”。

  成都市教育局德育与宣传工作处处长杨忠斌表示,为了确保托管服务的质量,成都市打破学校局限,面向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公开招募了一批托管教师,探索“排课走校”模式,统筹调度教师资源,并对志愿参与托管服务的教师给予补助。

  数据显示,成都全市有1364名教师参加了托管服务,当中不乏经验丰富的班主任、高级教师等。此外还有一批大学教师、专家、大学生等以志愿者的身份投身这项事业。

  翡翠城社区的托管班设在社区的公共活动中心,里面有教室、阅览室等完善的配套设施。由于长期搞社区教育,社区凝聚了很多师资资源,也积累了不少社区教育的经验,因此今年的托管服务启动迅速,有条不紊。

  和很多家长一样,金女士很关心托管的效果。第一天托管结束后,她就问女儿感受如何,女儿说很喜欢。第一期结束后,孩子还主动要求报名参加第二期。

  对于托管班的管理,金女士感到很放心。她说,托管班的微信群里时不时地发布孩子上课的状态,老师们还会点评孩子的表现,这让家长心里很踏实。

  从事教育行业的邬女士强调,家长们需要的是“有质量的托管”。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假期能走出家门,在老师的带领下,在一个积极、健康的环境里,保持和小朋友的友好相处。

  对于今年暑假孩子参加的托管班,邬女士认为达到了她的预期。“社区精心安排了课程,有运动、武术等,有静有动,老师还带着孩子们去附近的眼科医院体验医生职业,对孩子们认识社会很有帮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鑫昕 【编辑:于晓】

Posted in 顶盛d3

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在世幸存者仅剩64人
记者24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徐家庆老人于23日上午去世,享年96岁。2021年以来,已有8位幸存者离世。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在世幸存者仅剩64人。徐家庆肖像(2019年11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徐家庆生前曾留下证言:“日本人发‘良民证’,这件事我是亲眼看到的。当时日本人是在南京的宁海路发‘良民证’,领‘良民证’的人分两路走,一边走的人少,一边走的人多。后来我才知道实际上那是分为生死两条路,‘生路’人少,‘死路’人多。听说很多人被日军拖到下关和记洋行江边被集体枪杀了,江水都被染红了。”(记者邱冰清、蒋芳) 责编:赵宽

Posted in 顶盛d3com